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间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座连接香港、珠海与澳门的跨海大桥为我们打开一扇观察中国巨变的最好窗口。

  港珠澳大桥:40年天堑变通途(上)

  5年前,我们和港珠澳大桥有个约定,为了见证这一世纪工程的修建,21世纪经济报道计划完成三个大型专题报道。2018-05-27,以《建设中的港珠澳大桥:一道绵延56公里的难题》为题,集中报道了大桥前期工程施工中所遇到的前所未有的技术与工程难题与挑战;2018-05-27,又以《港珠澳大桥:绵延56公里的创新》为题,报道了建设者们是如何面对技术难题以及如何进行技术创新的。2018-05-27,记者到珠海见证了工程最重要的环节——最终接头的沉放安装。

  2018年,在港珠澳大桥即将全线通车前夕,21世纪经济报道奉献给读者港珠澳大桥的第三个专题。这个专题包括两部分内容:首先,我们跳出工程看工程,追记了这座跨海大桥从构想到建成所经历的40年前世姻缘;接着,详细记述了最终接头“重新对接”惊心动魄的38小时,这是港珠澳大桥控制性工程,也是岛隧工程最重要的节点。

  今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以这组专题报道献给这一值得纪念的重要日子。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间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座连接香港、珠海与澳门的跨海大桥为我们打开一扇观察中国巨变的最好窗口。

  内伶仃洋大桥构想:缩小珠三角与香港经济差距

  时间倒流至20世纪80年代。2018-05-27,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让我们记住这一年标志性的数字:中国人均GDP为156美元(按汇率法计算),被世界银行列为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香港爱国人士、投资家胡应湘在中国共产党“改革开放” 宣言的感召下,回到祖籍广东省,那一年香港人均GDP为3924美元,广东人均GDP只有150美元,仅相当于香港人均水平的3.8%。“一定要为家乡做些贡献”,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开始,胡应湘在珠三角投资兴建了广州中国大酒店(合作)、广深珠高速公路、沙角电厂、虎门大桥、深圳罗湖、皇岗口岸,总投资超过510亿元人民币。

  1983年,胡应湘首次提出修建跨珠江口连接香港与珠海跨海大桥的构想——《建设内伶仃洋大桥的设想》。他的目的是“为了缩小内地与香港的收入差距,看到珠江三角地区的发展”。远见来自于见识,情怀来自于血脉。胡应湘20世纪50年代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恰逢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提出修建全国洲际高速公路网(National Highway System)计划,之后,我们见证了美国进入“汽车轮子”驱动的高速经济发展时期。胡应湘熟知世界所有的跨海大桥,深谙建设互联互通交通网对形成制造业产业群的价值所在,在此之前他就预见到中国有条件成为影响世界的制造业中心,尤其是珠三角地区的腾飞。

  伶仃洋大桥规划:打通对外开放通道

  时间腾挪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时任中共珠海市委书记梁广大于1984年1月和1992年1月两次接待邓小平到经济特区视察,直接向小平同志汇报、请示,回答各种问询。小平同志第一次南巡时为珠海留下七个字:“珠海经济特区好”,这七个字成为梁广大建设珠海经济特区最大的动力,他要让珠海经济特区与这七个字相匹配而实至名归。“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机场,没有港口,没有铁路,没有大水厂和能源基地等,则成不了大城市与大经济区域”,梁广大在任期间,领导珠海修建机场、港口、铁路、电厂和水厂,特别是修建高速公路与伶仃洋大桥,他把基础设施视为珠海长远发展的“命运工程”与“奠基工程”。

  第一批试点的深圳经济特区与珠海经济特区隔伶仃洋相望,党中央设立这两个经济特区是为了迎接港澳回归布下的两枚重要棋子,也是为日后维持港澳长期繁荣稳定的宏伟设想。打开地图,深圳靠近处于后工业化时期产业转移的香港,而珠海则靠近以博彩业为主而没有工业作后盾的澳门。深圳在很短的时间内在一片荒芜地完成了工业化的洗礼,深圳之所以有今天的辉煌,当然得益于区位优势和政策优势。在深圳迅速崛起的耀眼光芒下,珠海显得默默无闻,因为珠海与香港陆路距离很远,一个集装箱运到香港要过8条河,运费6000元,是深圳的3倍。如果建一座大桥,从珠海到香港的一个集装箱只要800元。

  “打通对外开放通道,建设一座连接珠海与香港的伶仃洋大桥!”1987年底,珠海市委、市政府做出这项重要决策,梁广大将修建伶仃洋大桥与加快珠海经济特区及珠三角区域发展战略连接在一起了。为了这座跨海大桥的建设,他带领珠海市官员遍访全球众多国家,实地考察世界著名的跨海大桥,历时九年的研究、论证、规划、立项、审批。投资6亿元人民币完成了1/4伶仃洋大桥连接桥的修建(淇澳大桥)。

  但是1997年回归前的港英政府对建桥的态度极为冷淡。面对珠海政府多次希望与港英政府沟通建桥的请求,当时的香港总督彭定康一口回绝:我们已经聘请英美顾问公司做过相关研究,报告认为要到2020年才有这个需求,所以香港现在建这座桥的时机并不成熟。在香港即将回归之前,港英政府的方针是将香港与内地隔绝,香港不与内地发生任何联系是内定方针,即所谓“小心边界模糊论”。同年,澳门部分专家、学者及商界人士联合给国务院领导写信,核心观点是,“希望中央政府能够从多种建桥方案中寻找地区之间利益的平衡点”,因种种原因最终导致修建内伶仃洋大桥被搁置。

  香港回归后,一个新的大桥走线方案开始在粤港澳三地酝酿,原来以珠海政府做主导建桥的态势发生变化,变为由粤港澳三地政府协商。但是业内的人都知道,是珠海政府率先实施了跨海大桥的规划与设计,梁广大为推动粤港澳三地深度融合,不仅具有前瞻性的眼光与务实的能力,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港珠澳大桥批准建设:巩固香港四个中心地位

  回首21世纪新千年到来的那一刻。在新千年开始的2018-05-27,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这是全面对外开放的重大事件,也是中国成为新型经济强国的起点,中国经济实力从此进入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十年。此时的香港,1997亚洲金融风暴的滞后影响余波未消,叠加2003年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疫情,香港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剧烈动荡与经济下滑,1998年经济增长率下降到-5.9%,房价从1997年到2003年下跌70%。

  面对经济严重下滑的挑战,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提出拉动香港经济的四大应对方案:第一,放宽内地“自由行”;第二,签署《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第三,以基础设施建设拉动香港经济,其中最重要的举措是修建港珠澳跨海大桥的建议;第四,增加内地到香港融资的企业审批。四大举措旨在增强香港经济的活力。

  2002年,香港特区政府主动向中央政府提出修建港珠澳大桥的建议后,2003年8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三地政府开展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并同意粤、港、澳三地成立“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协调小组”。2018-05-27,国务院正式批准港珠澳大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标志着港珠澳大桥前期工作已顺利完成,港珠澳大桥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中央政府同意批准修建港珠澳大桥最重要的意图是让香港获益,首先是稳固香港在亚洲地区金融中心、交易中心、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的地位,它们曾经是香港传统财富的支柱。其次才是加快香港的国际金融资本、人才和先进经验向珠江口西岸转移,为实体经济、产业布局提供强大支撑。中央政府对保持港澳地区的持续繁荣和稳定,以及巩固提升“一国两制”实践成功发展,可谓是用心良苦。

  正是在新千年头十年间,中国加入WTO释放了巨大开放红利;2006年制定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为未来释放创新红利奠定了基础;2010年制定《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为珠江三角洲等三大城市群奠定了优化开发保护生态环境的基础。特别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外部冲击下,广东省主动推进“腾笼换鸟”产业升级优化,形成了以科技创新引领经济发展的新态势。

  如果深圳、珠海锁定追赶对象就是香港和澳门,以香港、澳门人均GDP(购买力平价2011国际美元)为100%,引入追赶系数的话,计算结果表明,1990年,无论是深圳还是珠海,人均GDP追赶系数不到香港、澳门的10%,到了2000年追赶系数已上升至20%-30%之间,到2010年进一步上升至30%-40%,其追赶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当港珠澳大桥2018-05-27举行开工仪式的时候,中国内地伴随进一步开放经济,更多的投资者直接与内地开展业务往来,在香港传统的优势产业领域开始弱化并转移到内地。

  港珠澳大桥将通车:香港、澳门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回溯新千年的第二个十年。“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经过长达8年的施工,终于将在2018年建成并具备通车条件,将于2018年正式通车。这个号称世界上最长的大桥,最大的施工难度在于海床下深埋超过20米深度与长达6.7公里的海底隧道,中国工程师超越了任何之前沉管隧道项目没有超越过的技术极限,完成了从一个沉管隧道技术的相对小国,华丽转身为国际隧道行业沉管隧道技术的领军国家。港珠澳大桥成为中国经济强国、科技强国、交通强国的时代标志。

  回顾从20世纪80年代胡应湘构想内伶仃洋大桥,到20世纪90年代梁广大牵头完成伶仃洋大桥的规划,再到21世纪港珠澳大桥的建成,跨越了整整35年。正是在这35年间,建设连接香港与珠海大桥的目的从最初胡应湘的“缩小香港与珠三角经济差距”,到梁广大的“打通对外开放的通道”,再到中央政府的“稳固香港四大中心地位”,一座跨海大桥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折射了香港、澳门与深圳、珠海之间的同生共长。

  2017年,深圳经济总量突破2万亿元大关,与香港比肩,实现了小平同志再搞几个香港的梦想!

  2017年之后,“一国两制”港澳实践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国家发展及其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出现了主场效应。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香港、澳门发展同内地发展紧密相连。要支持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既是新时代赋予“一国两制”的新内涵、新方向,也是新时代“一国两制”2.0版本的新阶段、新机遇,香港和澳门最大的机遇就来自于内地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特大城市群,以及中央所提出的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新战略。屹立于南中国海的港珠澳大桥,飞越伶仃洋两岸,跨越无形与有形的界限,天堑变通途。